弗洛一筒
当前位置:首页 - 名言 >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2019-09-25来源:顶尖财经网

?

时隔八年,《权力的游戏》迎来大结局。

第八季前两集的主题是重逢。

雪诺与二丫重逢,珊莎与小恶魔重逢,山姆与雪诺重逢,布兰与詹姆重逢,二丫与猎狗重逢,詹姆与美人重逢……

一幕幕重逢,让天天看得泪目。

看着他们重逢,回想起他们被迫的分别,让人无限唏嘘。

权游八年,天翻地覆。

除了重逢,天天也回忆起那些不能重逢的人。

有些人的死亡,曾让我们无比心痛,有些人的死亡,让我们拍手称快。

今天,天天君就带大家回顾一下,开播以来那些重大的死亡事件。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  • 奈德·史塔克


奈德·史塔克的死亡,是史塔克家族厄运的开端,从此,史塔克们散落天涯。

君临城首相艾林死后,国王劳勃认命奈德担任首相。奈德虽知此去前途难测,却还是出于对昔日好友的仗义同意前往。

在君临城,奈德查出艾林死亡原因,发现了瑟后姐弟乱伦、乔佛里非劳勃亲生的真相。

但他低估了权力游戏的黑暗,他向瑟后坦白自己已知真相,希望瑟后带着儿女离开,却不知道,瑟后已经织好一张大网,就等狼入圈套。

瑟后毒害劳勃,又以叛国罪抓捕奈德。

最后,奈德被新王乔佛里宣判死刑,当众斩首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行刑时,珊莎、二丫都是见证者。

那一刻,她们的世界天崩地裂,但人生残酷的考验才刚刚开始。

  • 罗柏·史塔克、凯特琳·史塔克、泰丽莎·史塔克


如果评选《权力的游戏》最悲情场景,“血色婚礼”那场一定可以排第一。

奈德的妻子凯特琳、史塔克家族长子罗柏、罗柏的妻子泰丽莎均死于血色婚礼。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奈德被杀后,罗柏在北境自拥为王,向兰尼斯特发起战争。

交战中,罗柏俘虏了两名兰尼斯特家人,想以他们作为人质交换被兰尼斯特扣押的珊莎和二丫。

但卡史塔克家族首领为泄私愤,杀害两名俘虏。

罗柏为振军威,将他判死,也因此失去了卡史塔克家族的支持。

要继续征战,罗柏必须寻找新的同盟。他选择了瓦德·佛雷。他劝说舅舅艾德慕·徒利与瓦德·佛雷的女儿联姻。

佛雷假意同意,却在婚礼上暗中埋伏,将罗柏的军队一网打尽。罗柏一家三口命丧婚礼。


婚礼前,二丫得到消息,欣喜前往婚礼与他们会合。

婚礼进行时,二丫和猎狗到达城外,却目睹佛雷军队猎杀罗柏的冰原狼,后又在火光中看到罗柏的尸体被缝上狼头,游街示众。

火光中的一幕,在二丫心中燃起了复仇的烈火。史塔克们的世界被再次撕裂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
  • 乔佛里


乔佛里的死,是第四季最大快人心的一幕。

他的死激化了兰尼斯特家族的内部矛盾,是这个家族走向四分五裂的起点。

乔佛里死得突然,毫无征兆。他死于与玛格丽的婚礼上,前一秒,他还在羞辱小恶魔,命小恶魔给他斟酒,后一秒,他便毒发身亡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乔佛里死后,婚礼现场大乱,有人趁机带走了珊莎,从此她踏上另一段被欺骗、折磨、背叛的旅程。

小恶魔当场被抓捕。

瑟后认定小恶魔是凶手,杀机毕现。泰温,一直视小恶魔为家族耻辱,也想借这个机会除掉小恶魔。

乔佛里的死,让小恶魔看清了姐姐和父亲对自己的厌恶;也为他日后反叛自己的家族埋下了伏笔。

  • 雪伊、泰温


雪伊,小恶魔深爱的恋人。

泰温,憎恶小恶魔的父亲。

他们在同一个晚上,死在小恶魔的手下。

乔佛里死后,提利昂被控弑君,泰温亲自主持了对他的审判,并制造了各种证人和证据,一意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泰温还收买雪伊充当证人。雪伊在众人面前,以提利昂情妇的身份作证,说提利昂为篡夺王位,讨珊莎的欢心,毒害了国王。

提利昂要求比武审判,但他的代理骑士红毒蛇奥伯伦也因轻敌在比武中被害,提利昂被判有罪。

幸好,詹姆和瓦里斯帮他逃出了监狱。

出逃后的提利昂却没有立即离开,他来到父亲泰温的房间,却发现雪伊躺在父亲的床上。

盛怒之下的提利昂毫不犹豫地勒死了雪伊。接着,他又射杀了正在上厕所的泰温。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小恶魔杀死雪伊和泰温,既是盛怒之下的冲动杀人,也是他内心长久积怨的爆发式释放。

从此,他与家族一刀两断,他与瑟曦势同水火。

  • 卓戈·卡奥


卓戈是龙妈的买主,他原本将她当做玩物,却最终被她征服,成了她真正的丈夫和恋人。

他爱她、保护她,愿意为她夺回铁王座。

但现实总会无情撕碎美好的东西。卓戈在迎接下属挑战时受伤,伤口感染,一命呜呼。

一名巫医牺牲丹妮莉丝腹中的孩子将他救活,却只救回一个植物人。

最后,丹妮莉丝亲手将他杀死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失去丈夫和孩子的丹妮莉丝,抱着龙蛋走进大火,真龙降生,丹妮莉丝也得重生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
  • 弥塞拉、托曼


弥赛拉和托曼,是乔佛里死后,瑟曦仅有的一对儿女。

后来,弥赛拉死于多恩奥伯伦情妇的复仇。托曼也在教堂爆炸、小玫瑰死后,跳楼自杀。他们都因瑟曦的暴行而死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他们的死亡,掩埋了瑟曦心中仅有的善意,让她彻底变成了一个疯女王、一个暴君。

瑟曦年少时,就从女巫那里得知了关于自己的4个人生预言:

她会成为皇后,但和老公各自出轨;她的孩子会一一死去;一个年轻女人会取代她的一切;她会命丧兄弟之手。

得知宿命的瑟曦,一直在和命运角力。

她拼尽全力保护孩子,不惜用最自私最卑劣的手段,但最终,不仅盟友离心,连孩子也没保住。

三个儿女尽数死光后,她活着的唯一目标就是复仇。她为死者而战。

但詹姆为生者而战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所以最后,连她最爱的人也与她分道扬镳。

  • 阿多


阿多,是史塔克家仆,护送布兰从临冬城逃跑,直到找到三眼乌鸦。

阿多之死引发了全球观众的泪奔。他为了给小主人布兰拖延逃跑时间,堵住石门挡住异鬼,最后被异鬼杀死。

阿多之死,也揭开了权游中埋得最深的一个伏笔:阿多为什么叫阿多。

原来,在异鬼来袭时,布兰的灵魂穿越到阿多小时候,当时阿多还是一个心智正常的孩子。

穿越的布兰对小时候的阿多说了一句:“Hold the door(堵住门)”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从此以后,阿多就失智了,只记得布兰的叮嘱“Hold the door”。这句话连起来读就是“Hodor”。

原来他悲惨的一生就是为了实现终极目标——为小主人守住门,争取逃跑时间。

  • 小剥皮拉姆斯·波顿


小剥皮,是《权力的游戏》中让天天恨得咬牙切齿的角色。

他折磨席恩、虐待珊莎、将野人欧莎割喉、行刺父亲篡位、让猎犬咬死父亲的妻子与孩子,更为了激怒雪诺,在战场上以戏谑手法处死瑞肯史塔克,令人发指的变态行径多到数不完。

私生子之战中,小剥皮被俘虏,珊莎放出小剥皮养的猎犬。饥肠辘辘的恶犬扑向小剥皮,将他活生生撕碎、生吞。

他的死,让全世界的权迷们拍手称快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
  • 瓦德·佛雷


瓦德·佛雷是血色婚礼的主谋。

他本是徒利家族的封臣,却在凯特琳·徒利和罗柏·史塔克落难时,假意逢迎,反咬一口,在婚礼上屠戮史塔克一家。

手段卑劣,丧尽天良。

他的名字赫然写在二丫的复仇名单上。

第六季最后一集,成为无面者的二丫扮成女仆潜入佛雷家,割喉瓦德·佛雷,再扮成佛雷召集家族聚会,毒死众人,团灭了佛雷一家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二丫说:

你们没有杀光史塔克家的每一个人,那是你们的错误。

你们应该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。

留下一只狼,羊就永远不会安全。

  • 小指头培提尔·贝里席


小指头贝里席是《权力的游戏》中最长袖善舞的角色。

奈德进君临后,他无声挑起了狮家和狼家的矛盾纷争,出卖心无诚府的奈德,间接引起了五王之乱。

他与老玫瑰联手在婚礼上毒死了乔佛里,却嫁祸于提利昂。

他趁婚礼之乱,拐走珊莎,通过控制珊莎谋取北境的所有权。

在临冬城,他还挑拨珊莎和二丫的关系,却不知她们早已了解他的真面目。

最后,二丫割喉小指头,实现了复仇。

培提尔的一生,机关算尽,不择手段,最后也死于他的阴谋和算计。
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
权游8季,收获超高评分,与精良的制作、宏大世界观、入木三分的人物塑造都有关系,但天天认为,权游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敢于展现残酷的真实。

它没有主角光环,不像其它电视剧,用配角陪葬,主角都能活到最后。

这是因为,在真实的世界里,谁都没有守护神,谁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。

接下来大战一触即发,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!

为生者而战!

《权游》八季:所有死亡,皆为生者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hyysp.com/mingyan/43512.html
(本文来自弗洛一筒整合文章:http://www.shyysp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权力的游戏 婚礼 不完美妈妈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shyysp.com ?2017 弗洛一筒

弗洛一筒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